好色小姨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要悔棋

咪乐|直播|最新 犹记得2016年11月20日下午,湖南39岁的快递员工尹某,不幸猝死在株洲合泰大街上。

孤寂之狼Ctrl+D 收藏本站

总署办公室内。给力文学网

叶凡大摇大摆地坐在太师椅上,右手边早泡好了一杯香甜可口的普洱茶,而在他对面坐着的,是一个眉头皱成了一个‘川’字的老头,他此刻手举棋子,对着面前的一张棋盘是举棋不定,好像很犹豫的样子。

“喂,老家伙,我都已经喝了两大杯茶了,你还没想好下哪一步棋吗?”双手抱头的叶凡看着老头不耐烦地道。

何建厚以一副老者的姿态谆谆教导道:“年轻人要沉得住气,这棋盘啊就有如人生,棋子呢,就如同你人生中的每一个转折点,你当然得想好了再下,不然一步下错,满盘皆输啊!”

何建厚语重心长地道,看叶凡时候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“可是,这步棋你都想半小时了!”叶凡大叫着站了起来。,

“好好好,我下还不成吗!”何建厚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炮放在最中间的这一格。

叶凡果然得到了叶无道的真传啊,自己和他对弈了三局,结果每一局都是自己输,而且还是那种被杀光了所有子,只剩下一个光头司令的那种,想到这里,何建厚就恨得牙痒痒,叶凡这死小子,真是太损了,他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赢自己,但是偏偏故意不赢,而总是摆了一个看起来很美好的圈套让自己入套,然后再将自己的子一个个给吃了,这小子,完全不给自己面子啊!

于是下到第四局的时候,何建厚不得不改变策略,每走一步,都要想着,这是不是叶凡故意设下的圈套,等想好了万无一失之后,才下另一步,虽然这个过程可能有点久,可是保险啊!

“下定了?”叶凡等何建厚下了这个子,笑着道。给力文学网

何建厚心里提了个醒,莫非这着棋又是叶凡故意设下的圈套?可是没理由啊,完全看不出来嘛!

看叶凡贼笑贼笑的,休建厚忽然明白,这个鬼小子,肯定是虚张声势,在故意混乱自己的思路,自己才不上他的当!

于是何建厚便大声地:“下定了!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叶凡的一个回马枪就吃了何建厚刚才的那一个炮!

“哎哟!我怎么没看到?不算不算,重来!”何建厚大声叫道。

“落子无悔真君子,老家伙,你可不能耍赖!”

“我不做君子,我要悔棋!”

“不能回!”

“我要回!”

……

两个人争执不下,惹来警署外的人一阵阵非议。

警署甲:“总署长大人真是高人啊,审问犯人居然想到了下棋来打破犯人的心理防线这一招,实在是高!”

警署乙:“这还用说,要不,怎么人家当了总署长,而你就当了一个小兵呢?”

……

要说叶凡棋艺,其实也是烂得可以。自从上次和魏老下过之后,他就不自觉地记住了一些套路,加上前些天老头子在养心湖住了三天,就点拔了他三天,叶凡何等聪明的人,一点就通,一学就会,而且由少入深,还能举一反三,也勉强算是象棋入了门。

和高手过招自然是比不了,但是和一般的小菜鸟,赢他还是很轻松的,而何建厚就属于小菜鸟级别的。

所以,叶凡就很轻易地蹿他了。

“好了,老家伙,你的棋我也下了,茶我也喝过了,我应该走了。”叶凡将手中一个“车”放到了何建厚的“帅”旁,提前锁定了胜局。

“呃?”何建厚显然没想到叶凡这盘棋子会这么狠,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。

“年轻人可不要锋芒太露,步步紧逼不给别人机会的话,小心最后狗急了跳墙,和你鱼死网破,同归于尽!”

叶凡一愣,“这话怎么讲?我明明能赢,难道我还要故意输给你?”

何建厚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,狡诈地道:“或许你认为你能赢,但是,如果对方不按照常理出牌呢?比如这样!”何建厚用它的“帅”一下子吃了叶凡的“车”!

叶凡彻底傻眼了,这一步帅位明显是死局,怎么还能这样走下去?

“你懂不懂得下象棋啊,这帅已经死了!”叶凡不满地道。

何建厚哈哈大笑,“都说人生如棋,棋如人生。下棋,有一定的规则可以定它的输赢,人生也一样,同样有着它自己的规。可是下棋就是下棋,人生就是人生,不到最后一步,你就不能下定论谁输谁赢,规则,也是人定出来的!这就是值帅而保全局的智慧!”

叶凡若有所思,没想到今天倒是逮着了机会让这老家伙给自己上了一课。

“这些天你和燕家的对撞当中,看似你步步稳胜,好像提前锁定了胜局,可是你可知道,其实你自己已经处在了一个万劫不复的位置上了!”何建厚忽然话锋一转,直视着叶凡。

这个老家伙难道看出来了点什么?老头子说过,他与帝国总署署长交情甚厚,这个老家伙,圆滑的很,在军政两界,左右逢源,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。也因此,和他同时代的人都已经从位置上退下来了,而他,却从一个分署署长的位置坐到了帝国总署署长,这其中,最少不了的,不就是他独到的见解,和对局势发展的提前预见性!

叶凡忽然明白,何老头要找他下棋是假,真实意图恐怕主要为了给自己说这几句话吧?

这个贼老头!叶凡心中笑骂了一句,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何建厚的一番心意,再怎么说,自己也不能辜负他的好意……

“他们想要对付我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,我可不是砧板上任人剁的鱼肉!”叶凡这回表情严肃了起来。

“你小子,怎么说你就不听呢?也许你很强,可是要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一山还比一山高,你这样是要吃大亏的啊!”

“那就叫那个天外天人外人出来,我把他打成猪头,不就得了?”

“你小子,怎么就这么倔。和你爷爷当年一个样,他当年就是因为树敌太多,以致于被迫离开燕京的,难道你也想重蹈他的覆辙吗!”何建厚很激动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
  • 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