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大人轻一点 > 第一篇 > 第176章:自作孽不可活!

第一篇 - 第176章:自作孽不可活!

所属目录:第一篇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25
咪乐|直播|ios 近年来,美国空军加速在亚太和欧洲地区开展“快速猛禽”部署演练,推动其向实战化方向发展,并有意扩大此类部署模式运用范围,进一步提升机动打击能力,保持前沿空中优势并威慑潜在对手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气氛一度压抑而静谧,千乘偏头看着玻璃窗外,两个人对坐着,却是谁都没话可说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严子饶耐不住这样的氛围,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,挑了个话题开口:“老婆,你额头上的伤怎么样了?手呢,还疼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转过头,千乘挑眉看向面前这个刻意把自己降低到尘埃的男人,有些无奈又有些头疼,“严子饶,其实你不必这样,虽说我们签订了协议好好做满一年夫妻,我答应过的事情是不会反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好好过日子么?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,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个机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给你机会,而是我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重新开始的希望,与其给你虚假的希望,让你以后伤心,倒不如我现在冷漠一点,有些事强求不得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微微抬眸,无奈的语气里难掩那固执的坚持和认真,也许只有自己再残忍一些,以后才不会有机会伤害他。

    “你试都不愿意试试,又怎么知道没有希望?我们现在是夫妻,又哪个女人像你这样,结婚就是奔着离婚去的?如果你肯试试,说不定我们这个婚就不用离,甚至还可以和其他夫妻一样好好过日子,感情可以慢慢培养,生活中细碎的小事,彼此互相搀扶,没有什么会过不去的!”

    额外个题。“我没有你这样的自信。我的过去,想必你已经很清楚了,没有任何希望的婚姻不可能会产生什么爱情,你自己其实也不是不明白,又何必勉强我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勉强你,而是你一直都活在过去不肯走出来,甚至一昧的当个鸵鸟躲避现实,你别告诉我你还爱着叶崇熙!”

    一想到她还有可能爱着那个男人而不愿意接受自己,严子饶顿觉一股气堵在了喉咙口,莫名的酸意和嫉妒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叶崇熙已经是过去了,不要再跟我提到他,他并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的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为什么不肯接受我,甚至连试试都不肯?”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非要和他离婚,倘若叶崇熙是个障碍,那么他还有竞争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而已,他们谈恋爱都讲究那种来电的感觉,你在我这儿,完全没感觉。”她抬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地方,无奈的耸了耸肩,语气认真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恰恰是这样一句话,让严子饶所有的热情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,再也燃烧不起来了!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信!”他自认不会比叶崇熙差到哪儿去,她这么肯定反倒让他不相信起来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真要是有感觉,我们结婚大半年,我还能对你这么冷漠么?”轻笑了声,她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争执下去,别开头转移话题,“我听说下星期就是度假村竞标会了,你们严氏集团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见她不愿多说,严子饶无奈的叹了口气,沮丧的靠在椅背上,“准备充分也没用,有时候还是要看天意的,凌御行这次势在必得,而且还整合了一整个精英团队出来专门负责这个案子,其他人要竞标到这个工程胜算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呢?也胜算不大么?”凌御行的实力她知道,也不难看出他对这个工程的重视和势在必得,她应该庆幸当初找了他帮忙,如果是严子饶和叶崇熙,恐怕最终的结果未必会比她想象的更好。

    “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,运气好能夺标那自然是最好,如果不行,我们也开始采取了补救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好!”她倒是相信严子饶有这个能力把公司运营好,毕竟他这样的年纪就能从他父亲手里接下整个集团实属不易,没有两把刷子恐怕早就被那群老家伙踢出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因为我没有出手援助宝义集团而恨着我?”乍一想到有这个可能,他猛地抬起头来紧张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种事事关利益纠葛,没什么可记恨的,我爸经营公司实力不足,你们严氏集团又是上市公司,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公司而被拖了后腿,这一点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……”他原本还想多解释什么,眼角不经意的撇到从拱门口进来的身影,暗眸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似乎是注意到他脸色不对,千乘转头朝身后进来的走道看了过去,只见林如萱带着个鸭舌帽,一身黑色长裤套装快步朝他们走了过来,从她的角度看过去,依稀能看到她手里拿着个玻璃瓶子,似是想到了什么,她猛地回过头来,脑海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!

    几乎是在下一刻,林如萱大步的走了过来,抬手扬起手里的玻璃瓶子,一脸狰狞的咒骂着:“苏千乘,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她的话刚出口,千乘敏捷的反应过来,压低了身子就往桌子底下蹿了过去,而她没想到的时候,严子饶会在这个时候朝她扑了过来!

    “老婆,小心!”下意识的反应,严子饶倏地朝对面的女人扑了过去,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林如萱泼过来的液体。

    而千乘反应及时,在他扑过来的时候已经蹿到了桌子底下,以至于林如萱突然泼过来的液体就那样被她躲闪了过去,透明的液体嗞一声泼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,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腐蚀性气味。

    趴在桌子上,严子饶看着蹿到桌子的下的身影,见她没事,轻吁了口气,俊脸却在下一刻拧了起来,从玻璃上反射回来的液体有不少溅到了他的背上,灼烫的腐蚀性硫酸透过衣服沁在皮肤上,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疼。

    就在刺鼻的气体蹿进鼻间的时候,千乘倏地推开身后的椅子,从桌子底下利落的蹿了出来,抬脚就朝林如萱的双腿攻击了过去,一个没站稳,林如萱往后退了几步,趔趄着瘫坐到了地上!

    原本被这一幕震惊的其他客人,纷纷站起身来,服务员率先反应过来,有人跑着去通知经理,男服务员已经扑了过来压制住跌坐在地上的林如萱。

    猛地扯过一旁桌子上的桌旗,千乘动作敏捷的拽过林如萱的手反手扣在身后,在一旁男服务员的压制下,三下两下的把她的手用桌旗反手绑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这才起身看向还趴在桌子上的男人,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他背后的白色衬衫上,有几滴反射回来的硫酸滴在了上头,她忙伸手把严子饶扶了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刚一站稳便伸手去扯他身上的衬衫,扳过他检查了下后背被腐蚀了的皮肤,几处地方腐蚀的伤口有些触目惊心!

    她忙拿过一旁的外套套在严子饶肩膀上,转头看向急急的赶来的酒楼经理,冷冷的开口:“把她给我看好了,打电话报警,让警察过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打电话!”经理转身跟身旁的服务员吩咐了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能走么?先忍着,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!”搀扶着严子饶,她转头看了眼被禁锢在地板上的林如萱,那怨毒的眼神像两把淬了毒的刀子,狠狠的朝她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苏千乘,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!”见计划挫败,没能毁了自己最恨的女人,林如萱顿时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,双手被绑在身后,她便发疯似得拿头去撞一旁的男服务员。

    措不及防,男服务员被她一头撞到了地上,围观的人群中另外几个服务员跟着扑了过来,快速的把她压制在地上。。

    发疯了似地林如萱大神的挣扎喊叫着,千乘凉薄的移开眼,转头看向身旁隐忍疼痛的男人,伸手从他口袋里摸出了车钥匙,转身看向一旁的经理:“找个会开车的人帮我们开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点点头,经理转身从服务员里梭巡了一下,指着一个男服务员,“小海,你去帮四少开车,去最近的医院,赶紧的!”

    千乘扬手把车钥匙扔到他手里,扶着严子饶往外走。

    上了车,千乘抓过后座上的抱枕垫在他腰后,自己跟着坐了进来,车子快速的朝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千乘拿出手机给聂庭垣拨了个电话过去,说清楚了事情的大概后,挂了电话转头看向严子饶,脸色沉冷得让人忍不住打颤。

    “老婆,对不起……”林如萱今天这发疯的行为,多半和他脱不了关系,还好她没受伤,如果受了伤,恐怕她就更不会原谅自己了!

    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,弄成今天这个样子,只能说是你自己自作自受!百花丛中过,栽了跟头也好,让你长点记性!”

    轻哼了声,她别开头,实在懒得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有因必有果,弄成这个样子,她还能说些什么?自作孽不可活不是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》更新晚了,亲们见谅!谢谢众爱卿支持,月票给倾倾留着月底翻倍哈!回头加更哦!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大人轻一点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-zongcaidarenqingyidian-net.mexmah.com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
百度